微软17亿美元投印度 中国市场销售额仅占1%

2016-04-25 17:43:45 来源:万达平台

然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孙钢研究员则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他指出,现在全国人大提交的草案已经是1600元了,而最终的表决也将只是针对1600元本身。

同时,现在虽然把标准定在了1600元,但这并没有把企业和个人按规定比例实际缴付的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金、基本养老保险金,失业保险费等专项扣除包含在内。据统计,这四项内容加在一起,允许扣除额度一般在每月还要增加200元~500元。

孙钢认为,调整到1600元是在意料之中的。“这是各方都能够接受的选择。”他指出,关于个税扣除标准的任何一个观点,都可以拿出一些数据来支撑,而数据本身都具有相对性,都是相对于某一个群体或者某一类人的。

他认为,选哪一个标准,实际上是一个政策操作层面的一个选择,“很难说哪一个标准最合理最科学”。一方面让大部分人得到实惠,另一方面,至少别让广东等地区已经调高的地区标准再降下来,让他们的利益不受损,这应该就是一个比较满意的结局。

参加过9月27日立法听证会的飞利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税务部职员江泓认为,提高个人所得税的扣除标准,并不是越高越好。“这当中有个度的问题”。

他做了一个比较:如果扣减额从800元提高到1500元,一名月收入两千元的职工可以减少个人所得税45元左右;另外一名月入在20000元的职工可以实际减少个税140元左右,而国家的税收有很大一部分是用于对低收入者的补贴。

“如果税收改革过于激进伤害到了国家财政对低收入阶层的转移支付能力,那么实际上低收入阶层会成为税收改革的牺牲者。所以,改革的度就是不影响国家财政的支付能力。”江泓说。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比较则是,城乡的二元对立。因为这次改革能得到好处的,都是800元以上工资的人。800元以下的城市的贫困阶层,以及广大农村的大部分农民则是丝毫不收益的人群。如果把城镇工资免税额提得过高,实际上拉大了农民与城镇职工的收入差距。

“个税改革要一步步走,这次不过是第一步。”孙钢教授指出,第一步不必要迈得很大,要扎实点,这样下一步才可能更好走,要为今后的改革留有余地。

他举了个例子。在这次围绕个税法修改的大讨论中,大家普遍提出个税扣除标准内容单一的问题,其中存在着很多的不合理。而以后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将是在标准扣除之外,考虑财政情况和整个消费支出的结构的变化,逐渐增加一些专项扣除的内容。

增加专项扣除,可以针对不同人群和消费结构,来具体缓解一些目前靠标准扣除难以达到公平合理的状况。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家庭的赡养人口支出、教育支出、保险支出、住房支出等,都被列入了个人所得税的税前扣除之列。而这些,都是今后可能改革的内容。

孙钢教授认为,今后个税法很可能两三年就会做一次调整。而如果这次步子迈得太大,以后出台专项扣除就比较困难。

刚刚结束的十六届五中全会上,个税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征管模式作为大方向再次得到了确认和强调。孙钢教授的判断是,个税改革,“大的动作还在后面”。

“快坐,快坐!”在华南农业大学研究生宿舍,邱海泉一看到我们就连忙站起来让座。

眼前的他理着很短的平头,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在一群身穿休闲装、运动服的年轻学子中,他这身装扮显然有点格格不入。

从大学毕业到考上硕士研究生,38岁的邱海泉18年来一直未放弃考研,曾10次参加研究生考试,9次以失败告终。

“就是因为高考录取的不公平,我要改变这种不公平!”1984年高考,在江西农村读书的邱海泉以533分的成绩列全县第二名,分数超过了当年北大在当地的录取分数线。

本以为可以读第一志愿某重点大学中文系的他,却被老师告知,因他身高为1.49米,该重点大学以身材受限为由将他拒之门外。邱海泉最终被江西大学录取。

眼看着高考成绩不如自己的同学陆续收到人大、厦大的录取通知书,邱海泉一个人躲在家里哭了好几天。

在江西大学读大四那年,邱海泉报考了吉林大学研究生,但没有考取。他把这个归咎于所在学校的学习环境:“大部分学生只知道踢球,谈恋爱,根本就没有求学上进的环境。我虽然拼命读书,但是效果很差。我一开始就投错了师傅。”

大学毕业后,邱海泉回到江西老家小县城的法院工作,18年来他一直做着审判员的工作。

“别人对我不公正,只要时机成熟,我就要改变这个不公正。”邱海泉一直觉得,自己应得到和名校学生一样的前途,应该到更大的城市工作生活。他认为,改变命运的唯一方法,就是考研。

1991年,他被单位安排下法庭锻炼三年,时间比在县城时宽松了一些。他捡起了书本,开始复习准备考研。这一次,他报考了复旦大学外语系。

法院事情多,应酬也多。邱海泉回忆说,他每天复习到凌晨1点钟。不料,第一场考英语他晕倒在考场上,有半个小时无法做题,恳求监考老师帮他到考场外买了一包葡萄糖,在半晕厥状态下做完了试题。由于专业课没有考好,当年败北。

此次考试后,邱海泉的身体垮了,患上了严重的胃出血,一次吐血将近小半个脸盆,加上心悸,身体极度虚弱。不得不停止了看书,开始服药。

身体恢复后,邱海泉似乎有些心灰意冷,娶妻生子,家里添了许多非常琐碎的事情。

谁也没想到,1996年,他决定考研了,把结婚前跟老婆说过的不再考研的誓言抛到脑后,重又捡起了书本。

第三次考研,他报考了中南政法学院(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课成绩达到了国家分数线。“专业课我自认为答得比较好,可是得分却非常低。”一怒之下,邱海泉觉得只有北京大学最公正,于是从1997年到2001年连续五次报考北京大学法学院。

第一次考北大专业课比较轻松,但英语只考了45分。在他报考的这几年,北大法学院突然升温,而每次考试他的分数都非常之低,终于在2003年,他感觉根本不可能考取北大,转而报考了北京科技大学法律系民法学知识产权法方向,但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

话毕,邱海泉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五次失败后,我觉得应该量力而行。”

屡试屡败后,邱海泉成了别人眼里的呆子:“因为考研,我在老家算是出了名。很多人说,那个人年年都去考研。”

为考研,邱海泉长年埋头读书,顾不上家庭经营,成为单位里知名的贫困户。结婚时买房子欠的债一直没还清,房子也没怎么装修,而他在法院的职位,18年来一直没有升迁。

邱海泉坦言,刚开始有同事听说他要考北大,个个露出了尊敬的神色,“但当我连续五次失败后,他们的神色就变成嘲讽了。”

说起这些,邱海泉很平静,“他们伤害不了我。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考上的。”

邱海泉的父母都是农民,他们不理解儿子的做法。“认定我没有出息。”为此,他没少挨父母的骂。父母时常劝他,去法院领导那里活动一下,混个一官半职。妻子也不例外,“以为我疯癫了。”最后一次报考华农前,妻子甚至下了最后“通牒”: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准考。

“虽然不是北大,但我还是很高兴。”邱海泉特意在家里摆上了一桌酒席,请来父母和岳父母。然而,大家并没有如想像中地祝贺他。“大家都觉得学校不够好,出来很难找工作。”兄弟甚至毫不客气地说:“你这样的个性,即使读了研究生,也发展不好。”

对于兄弟所指的“个性”,邱海泉认为“可能是指我不喜欢迎合别人吧”?被问及是否太过固执时,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固执。有时候觉得自己有点像蛮牛,不知道退让妥协。”

刚进大学时,因为身材矮小,有同学欺负他。四年间他坚持锻炼,每天至少做几百个引体向上,举几百次杠铃。大四时,自认为身体已经很棒的他找到那个同学,打了一架。谁知,还是输了。不过,跟他打架的同学表示很佩服他,还在毕业留言时写道:“以后锻炼时要放个桶在旁边装汗。”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次考研的失败,(我的)个性变了很多,懂得忍让、退一步了。”

眼下,邱海泉在华农的日子过得很简单:上课,上网。他说,初到广州,现在靠每月200多元的研究生补贴过日子。“前几天老婆说要我寄点钱回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下一步准备去做些家教兼职。”

邱海泉现在的班长曾永辉说,邱海泉是一个比较单纯、老实巴交的人,“他平时话不多,但是不说则已,一说惊人。”曾永辉说,邱海泉对问题经常有一些独特的见解,超乎小他10多岁的同班同学所想到的。不过,邱海泉在班里人缘特别好,在找兼职等方面大家都乐意帮助他。

教中国通史的老师魏露苓说:“邱海泉表现不错,做事显得很老练,上课学习很用功,求知欲望很强。”

江西南丰县一中历史老师艾兆贵是邱海泉的高中同学,从1997年到2003年和邱海泉一起并肩考研,但是2004年艾兆贵放弃了考研,恰恰在这一年邱海泉考上了研究生。“邱海泉应该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心中有目标,就一定要达到这个目标,而且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要放弃很多东西,吃那么多苦头,这种勇气我很佩服。”

艾兆贵说,家乡有很多人不理解邱海泉的做法,认为他这样做是“不务正业”。

“我不想呆在小县城里。”邱海泉说现在想出国。他自认为国外的生活比较简单,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复杂。在QQ上他写下自己的座右铭:“自助者天助”。

邱海泉应该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心中有目标,就一定要达到这个目标,而且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要放弃很多东西,吃那么多苦头,这种勇气我很佩服。但家乡很多人不理解,认为他不务正业。--多年来和邱海泉并肩考研的老同学艾兆贵

邱海泉,江西南丰人,1967年生,1988年毕业于江西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西南丰县法院工作。已婚,2005年考上华南农业大学人文学院科学技术史专业硕士研究生。

周三两市大盘借势惯性低开,沪综指开于1119.43点,低开2.49点;深成指开于2741.05点,低开3.93点。沪综指最高1119.43点,最低1106.21点,收于1109.52点,下跌1.11%,两市共成交66亿元。

消息面上:上海证券交易所一位高层近日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在A股市场建立做空机制的课题已经结束,最近中国证监会已经验收了这个课题方案。详情请见:做空机制课题被证监会验收股改完成后将进市场

昨日股指在空方重压之下均以长实体阴线收盘。今天沪指开盘后跳空探底并创出了新低,半年线被轻松击破,多方根本没有发起主动性反抗。有机构分析认为,作为领先指标的上海B股已经向下破位,中期跌势进一步确认,A股亦将步其后尘。上证指数的震荡重心出现明显下移,在热点全部炒遍以后,向下突破是现实的选择。

个股方面:由于禽流感的蔓延,医药股板块继续保持了强势,东北药快速涨停,普洛康裕延续飙涨,上海医药再度崛起,从而带动新华制药、海王生物、新华医疗等生物医药群体整体走强。部分电力、网络、科技等进入涨幅前列,如西昌电力、广电网络、长春高新、浪潮信息、数码网络等。跌幅方面,复牌的新G股再度成为市场主要做空力量,G民生的大幅贴权行情影响了整个金融板块的走势。

操作上仍以观望为主,减仓或空仓为上策。休息等待下一个入市时机到来。

“看见那些犯罪分子抢东西得手,心里就很着急,恨不得马上抓住歹徒。”为朴素的公德心所激发,广州体育学院的一些身强力壮乃至身手不凡的大学生禁不住自发组织起来,连续一个月伏击那些横行马路的“两抢”分子,并大有斩获。

专家曾分析,广州流动人口众多,但表面上的热闹掩盖不住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感、疏离感。人们只关心自己的事情,不愿伸手帮助他人。这加剧了面临“两抢”犯罪分子时被害人的恐惧感、紧张感,同时也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如此形成恶性循环,极易导致集体正义感的丧失。

这些体院大学生并非打击“两抢”的专业人士,他们的想法或许过于简单,他们的组织也嫌过于粗疏。这里,我们不必过分夸大这些体院大学生行动的意义,但路见不平一声吼,这是青春的象征,这是血气的证明。有他们的存在,谁也不敢说广州是一个丧失集体正义感、缺乏社会责任感的城市。

10月23日晚,夜幕下,广州体院公交站北侧十字路口。一名男子冲到一辆遇红灯停车的出租车前,拉开副驾驶一侧车门,探入车内,拉扯乘客财物,随即逃跑。这一幕,被在附近楼房天台伏击已久的4名广州体育学院的大学生尽收眼底,他们立即出击,会同群众将其擒获。

这样的伏击已持续了一个月,已扭送7名犯罪嫌疑人。参与者全部是广州体育学院的大学生,最多时有20多人。

然而四次的抓捕行动总存在问题:找不到事主,找不回赃物,有人打歹徒泄愤,现在他们都期盼能在警方的带领下,开展行动,打击犯罪。

抓捕行动有两个发起人:阿叶、阿方。10月20日晚,本报记者见到了正在进行抓捕行动的几名同学。

“那伙人太嚣张了,出租车遇红灯一停车,他们就拉开车门抢夺,乘客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跑了。更可气的是,那些人抢完后不久,又回来继续抢。”大学学了四年田径的阿叶愤愤地说。广州大道中与林和西横路交界口是个十字路口,犯罪分子专抢遇红灯停靠的出租车乘客财物。旁边广州体院公交站台,则是犯罪分子潜伏的地点。9月22日他就目睹了一起这样的抢夺事件。

责编: